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45章:女人,我当你小三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悠远看到秦释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意思,她这才缓缓地开了口:“天色不早了,我先回家了。”

说完,便绕过了秦释,向着楼里走去,刚刚走过秦释的身边,他突然间伸出手,一把抓了她的手腕,悠远下意识的狠狠地甩开了秦释,向着后面连连的退了两步,她的声调,有些凌厉:“别动我!”

秦释被悠远这般一甩,一喊,弄得一愣一愣的,他的面容,有些苦涩,她却是连自己动她一下,都不愿了吗?

他不像是之前的秦释了,没有那么大的勇气,抓了她,偏偏的强迫着她了,他发现自己的心底,有了这个女人之后,就愈发的没有勇气了。

他看着悠远,立刻松开了手,然后声音低低哑哑的:“我……你别怕,我不会怎样的,我只是来看看你,先跟我去我车子里,在下大雨,车子就在那里……”秦释说到这里,还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向:“我只说两句好,我保证,我不会怎样你的。”

悠远下意识的就拒绝了:“不要,有什么事情,你在这里说吧。”

“下雨,冻感冒了。”秦释看着悠远,表情有些僵硬,有些伤感,他的声音,有点无奈:“我保证,不会怎样你的……”

那一句话,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
悠远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。

秦释就那么站在那里,一双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悠远。

“你有什么,就速度说吧。”悠远叹了一口气,还是松软了语气:“你也知道,在下雨,这么下去,你会生病的。”

秦释的眼睛倒是突然亮了起来,看着悠远,有些小小的激动:“你是在关心我?”

悠远翻了翻白眼,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秦释,向着楼内走去。

秦释看着她的背影,突然间开口,喊了一句:“你等一下!”

悠远停顿下来,没有回头。

秦释从自己的裤兜子里,翻了半天,翻找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盒子,打开,从里面拿出来了哪一条曾经给她买的手链,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,这才抬起头,看着悠远,然后熟练的打开了手链的扣子,轻声的说道:“我给你戴上。”

悠远下意识的就推开了秦释,可是秦释却还是不由分说的抓着她的手腕,低低的声音,带着一抹乞求:“你别怕,我不会怎样你的,我就给你戴上去,我立刻走。”

悠远不说话,手本来是想要抽开的,可是不知道,觉得他的手指很凉,语气都是那般低三下四,委曲求全的,她顿时把那些想要拒绝的话,吞进了肚子里,动了动唇,还是任由着他去了。

秦释见她不躲闪了,这才低下头,向着她的手腕上套去了。

的头发一直向着下面滴答着水,他有些看不清楚,所以一直低着头,好半天,才皱着眉,给她带了上去,然后那在自己的面前,轻轻的看了半天,半晌,才问了一句:“紧不紧?”

悠远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秦释,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她下意识的想要把这个手链摘了下来,还给了他,可是秦释却抢先一步的对着悠远说道:“别摘了,这个东西,本身就是卖给你的,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买了,如果sunny没有出现,我早已经把她送给了你了,sunny出现了,这个东西就被我一直留着,留到了今天,突然间看到了,就想起来了你,便把她送了过来,没有想到你戴起来,还很合适,还很漂亮呢……”秦释说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有点苦涩,他看着她,努力的给了悠远一个笑容,然后轻轻的说道:“真的很好看,当时一眼就看上了,觉得很配你,没有想到,你带上去,居然比我感觉起来的还要好看……你喜欢吗?”

秦释一直说了很多的话,悠远听在耳边,觉得有些好笑,她不懂秦释此时此刻又在发什么疯,顿时冷冰冰的对着秦释说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,但是秦释,我还是会对着你说,你不要在影响到我了,你这样,会让我觉得很恶心。而且现在我过得很幸福,很快乐,求你,别破坏我的幸福和快乐了!”

悠远的话,就像是一把刀,狠狠地把秦释整个人劈裂了,秦释低下头,没有吭声,他全身都是湿漉的,身子冷的打颤,他伸出手,摸了摸脸,把雨水摸了下去,有一些不小心浸到了眼睛里,酸酸的涩涩的很是难受,他突然间很想哭。

有些狼狈的转过头,避开了悠远的眼光,胡乱的摸着自己的脸,喉咙上上下下的滚动着。

她说,她现在很幸福,她说她不想让他破坏她的幸福和快乐了。

他不,他听她的话什么都听她的,不破坏她的幸福和快乐了!

秦释闷不吭声的站在那里,他看着站在那里,一样发呆的悠远,然后涩涩的张开口,说道:“我知道……我以后不会了,我绝对不会破坏你的,你怎么高兴,你怎么来,但是,这个手链,你留下来好不好?悠远……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,你好好的留着,然后……你别不理我,你别仇恨我,我们就单纯的做朋友,你让我跟着你就好了。”

悠远总觉得他说的这些话,都很好笑。

她不觉得堂堂正正的秦家大少爷,会这么委曲求全的,也许,下一秒,他会翻脸无情,不知道怎么针对她呢!

她摇了摇头,然后轻声的说道:“东西我收下了,我回家了,谢谢你的礼物。”

“再呆一会吧。”

“雨很大,你也早点回去吧,冻病了。”

“就一会,我说两句话,你在走,成不成?”秦释顿了顿,看着悠远没了任何的动作,他咽了咽唾沫,才有了下文:“你跟他在一起,很开心吧……我看你笑得很开心,你开心,就好了……”

他明明是在问悠远问题的,可是问到最后,总是自言自语的回答了。

其实,他又不是傻子,他看的出来,悠远是喜欢悠扬,悠扬是喜欢悠远的,如果她不高兴,就不会对着悠扬那么亲密的笑了吧!

悠远看着秦释,她知道秦释误会了,可是她也不解释,她就是要让他误会的,他不是说了吗,只要她有了男朋友,过得幸福了,他就跟她离婚。

那就早点离婚,早点解脱吧。

她很平静的开口,提醒秦释:“还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吗?我们都有了彼此的幸福,就可以离婚了。自由了。”

秦释的心底愈发的堵塞了,她又要跟自己离婚了,她肯定是想要跟悠扬真真正正的在一起吧,他低下头,然后又轻声的说道:“我记得,你高兴就好,但是等一阵子吧,等奶奶过完生日,我们再商量这些事情,好不好?”

他知道,他只是找个借口,找一个堵塞她的借口。

他不想离婚。

一旦离婚,他和她最后的一点牵扯,都没了。

悠远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,毕竟秦奶奶和秦妈妈对自己很好,秦奶奶身体不好,而且要生日了,自己在秦奶奶的心底,都是名副其实的孙媳妇,她不可能不给她过生日的。

“好,奶奶生日之前,我们不说这些事情。”

秦释听到这样的话,就笑了笑,然后继续说道:“那,就没事了。”

“没事,我就走了。”悠远很迅速的接了话。

秦释点了点头,他依旧笑着:“再呆一会吧。”

“你不冷吗?”悠远看着这个都浑身打颤的男人,问道。

“冷,可是看着你,就不冷了。”秦释真实的说。

这样的话,落在了悠远的耳中,觉得有些胡闹。

秦释却自顾自的笑着,然后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又在胡说八道了……你别在意,你往心里去……”

秦释伸出手,继续摸了摸脸上的雨水,觉得心底涩涩的:“悠远,我说我的,你不听也成,我只是见到你,就高兴,就踏实,就安心,你不知道,这几天我多想你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,有些恍惚了,也许是被雨水淋了这么大半天,养尊处优惯了,什么时候收到过这么严重的摧残,所以,便晃了晃身体,看着悠远,认真的说道:“你别觉得我是坏人,我真的不坏……我之前只是糊涂了,什么事情都搞不懂,我知道,你现在根本不信我,懒得听我说话,不过没关系,悠远,这样吧……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秦释整个人向着前面栽了下去,口里,还缓缓地说着:“我当你小三,成不成?”

悠远听到这样的话,表情是那般的不可思议,她看着秦释,觉得他像是在说梦话,秦释接收到了她的眼光,反而愈发的认真了,专注的盯着她,一字一顿的又说了一遍:“悠远,我当你小三,成不成?你要我……”

他说的有些可怜巴巴,像是讨不到糖果吃的小男孩,又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,就变成这个状态的茫然少年。

秦释想,他只是懂得晚了点,但是,不至于,一切都完了吧。

他现在不渴望能当他老公,能当他男朋友,就当他小三,她想跟悠扬在一起,那他也不管,只要她肯要他,就成了。

可是……悠远却像是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,半晌没有说出来一句话,反而真的把秦释当做了神经病,甩手离去了。

秦释看着她的背影,心底急的很,他忍不住的大声喊了一句:“悠远,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,我不是再跟你闹着玩,我是认真的!你要我,成不成?”

悠远依旧向着前面走,根本没有回头,秦释却觉得心底堵堵的,很是难受,一时半会,没有站稳,也不知道是淋雨久了的缘故,还是别的问题,下一秒,就栽在了地上。

悠远本身是不想理会秦释了,可是突然间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她下意识的回头,却看到秦释高大的身躯,栽在了地上的污水之中,一动也不动了。

悠远吓了一跳,以为他是在逗着自己玩,张开口喊了一句:“秦释……秦释,你别闹了,你快点起来……地上很脏的!”

地上的人,依旧是没有任何动弹的。

“秦释,你别吓我,你快点起来。”悠远继续喊着。

这才发现,男子依旧躺在那里,甚至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一点。

悠远向着秦释走来,她被他骗了次数有些多,所以不大相信了他,只是拿着脚尖顶了顶他的腿:“你别跟我闹着玩了,秦释,我现在一点也没有心情跟你闹着玩,你到底要怎样吧!”

可是,秦释还是没有动。

这一次,悠远似乎隐隐约约的发现了秦释的不对劲了。

她弯下身,伸出手,拽了拽秦释的衣服,发现男子似乎是真的昏迷了过去。

悠远这一次真的立刻把伞扔了下去,蹲了下来,伸出手,抱住了秦释的头,却发现他的脑袋热得很,唇瓣都是苍白的,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他不是在吓唬自己,他是真的生病了……怕是淋雨淋得,冻病了……悠远的大脑里,先是空白了足足三是秒钟,这才想起来掏出手机,赶紧拨打了120。

悠远的手指,都是万分颤抖的,她从没有这么害怕过,吓得差一点也跟着秦释昏厥了过去,手指一直不停的抓着秦释的衣襟,摇晃着秦释,“你醒醒,你快点醒醒……”

悠远这一瞬间,只是觉得害怕的很,怕他就这么死去了。

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移动版m.biqugen.com